当前位置:金莎手机版登录 >> 浦东要闻 >> 主要媒体
探秘浦东认知障碍友好社区试点建设
2019年12月18日 09:44

  一件事情反复碎碎念、“离家出走”不认得回家的路、对最亲近的人肆意发火、把卫生间弄得一塌糊涂……家里如果有这样一个成员,整个家庭都将陷入无助和恐慌。

  为解决“老年认知障碍”家庭的痛点,今年9月,上海市老年认知障碍友好社区建设试点工作启动,浦东的洋泾街道和塘桥街道和全市其他26个街镇一起,成为首批试点社区。

  记者了解到,两个街道在认知障碍友好社区建设工作上都已耕耘多年,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形成了各有特色的友好社区建设路径,洋泾街道成立了全市首个关注认知障碍的社区专项基金,塘桥街道全市首创“记忆家”认知障碍家庭支撑中心。试点建设以来,更是通过特色化发展探索认知障碍标准化服务,以形成可持续、可复制的模式,力争成为全市的示范样本。

  洋泾:

  记忆咖啡馆咖啡券热卖

  2020年3月,全市首个认知障碍友好社区示范中心将在洋泾落地,近千平方米的空间包括一家记忆咖啡馆、一个互动体验馆、一个认知障碍专门日托。本月初,15元一张的记忆咖啡馆咖啡券预售,受到热捧。

  12月14日,一场大型公益集市在洋泾街道置汇旭辉广场举行,色彩斑斓的帆布包、马克杯、抱枕吸引了市民陈小姐的目光。当她了解到这么漂亮的图案竟然出自社区认知障碍老人之手时,就更加感动了。

  王阿姨患有轻度认知障碍,很多事情已经记不起来,但是,年轻时在瑞麟纺织厂当“账房先生”,这段经历她逢人就说。当年,王阿姨的单位效益好福利好,经常发一些外面买不到的水果,所以,王阿姨记忆里的颜色就是黄澄澄的菠萝、紫莹莹的葡萄。艺术家将王阿姨和其他老伙伴的彩绘作品收集起来,设计成时尚的周边产品,让社区更多居民了解什么是“认知障碍”。

  这就是记忆咖啡馆的“初心”。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任艳萍先容,社区融合有助于轻度认知障碍老人的康复,记忆咖啡馆将会为他们提供服务他人的机会,“或许他们上咖啡会有点慢,或许他们会端错咖啡,但友好社区给他们的一定是宽容和理解,这将增进他们对抗疾病的信心。”同时,记忆咖啡馆也会为长期照护认知障碍老人的家属提供就业机会,“大家了解到,社区中有不少人长年全职在家照护认知障碍老人,老人故去后因为脱离社会太久而无法重新回归,而他们的照护经验恰恰是宝贵的,在记忆咖啡馆,他们可以影响和带动更多人。”届时,去咖啡馆喝上一杯咖啡就是做公益,而咖啡馆的建设和运营本身也是一个爱心堆叠过程,一把椅子、一张桌子,社区企业和爱心人士都在积极认捐。

  除了示范中心,洋泾还将在40个居民区设置“记忆角”,将健康宣讲、前期筛查等触角延伸到家门口。街道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主任唐佩蓉告诉记者,目前,海院、泾东、森洋三个居民区的记忆角已经开始运作,为279名6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了初步筛查,其中有64人可能存在认知障碍。接下来,记忆角还将配备智能筛查终端,居民可以在屏幕上以游戏的形式进行自我筛查,同时,一批针对性的“记忆包”也将充实到家门口,在志愿者的带领下,早期认知障碍老人可以通过类似桌游的小道具进行非药物干预,以延缓疾病的发展进程。

  塘桥:

  服务一人幸福一家

  冬日的午间,认知障碍老人王爷爷(化名)在宁阳日托吃午餐,一旁坐着的除了7名托友,还有老伴王奶奶(化名)。王奶奶是志愿“陪读”,每天和爷爷一起来,一起回家,一年多了,“他从九十几斤长到了一百多斤,身体越来越好了。”确诊认知障碍后,王爷爷原本在家休养,但脾气越来越古怪的他与王奶奶相处很不愉快,“我每天照顾他都很累,累到不想说话。”专门接收认知障碍老人的宁阳日托开张后,王奶奶带着老伴前来寻求专业帮助。在这里,每天都有专门人员帮老人做针对性的训练,活络手指、开动脑筋、不让记忆丢失,王爷爷还是信息管理员,负责“天气预报”和“欢迎光临”两块小黑板的内容更新。入托半年后,王爷爷再做评估量表,分数从入托时“非常严重”的9分提高到了16分,情况好转了不少,王奶奶告诉记者,“这里氛围好,心情好了身体也好了,不要说他,我也跟着轻松了不少。”

  塘桥街道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塘桥从2016年就开始建设认知障碍友好社区,友好社区建设的核心目标就是为认知障碍家庭提供全方位的社区支撑,机构照护是直接服务家庭的一种方式。目前塘桥长者照护之家有六张床位的认知障碍照护专区,宁阳日间照护中心是专门日间照护中心,一家在建养老院有五十张专门床位,这些都是相关政策和服务落地试点的社区基地。

  在街道综合为老服务中心,还有一个认知障碍家庭支撑中心,家属可以带着老人一同到这里参与活动,家属本身也能学到照护技能、调节心理状态。90岁的张阿婆(化名)几乎天天都来,和工作人员一起做做游戏,或者坐在音乐沙发上舒服地打个盹。阿婆的儿子则站在门外看着老母亲,结束后搀扶她一同回家。几年前,张阿婆也是几乎一个无处安顿的认知障碍老人,现在,这个家庭已经乐观了许多。负责人先容,塘桥在全市率先成立了“记忆家”社区认知障碍家庭支撑中心,两年来,中心引入了很多非药物干预的设备和信息系统,为每个老人都建立了单独的记录,专业社会组织上海尽美长者服务中心为老人提供咨询、评估和服务。

  尽美项目负责人徐淡墨告诉记者,认知障碍老人由于生理原因,他们的世界可能和一般人不同。除了大家都熟知的记忆衰退,他们对浅颜色、对文字都不敏感。有的老人可能会弄脏卫生间,原因可能是他们看不到白色的马桶,有的老人找不到家在哪儿,原因可能是他们无法判断门牌号上的数字。在认知障碍照护机构,马桶圈和墙上的开关是彩色的,房门口贴的不是房间号而是老人喜欢的图案,为了防止老人随意外出走丢,大门刷成了白色,“伪装”成一个书架。而这些适老化元素,也都用到了家庭环境的改造中,让认知障碍老人的家庭环境也更加友好。

分享到: 新浪微博 Tencent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豆瓣
来源:浦东时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