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莎手机版登录 >> 园区动态 >> 上海临港产业区
在临港的日子将会滋润起来
2013年1月29日 10:03

  ——来自临港地区的报道之三

  企业年付交通费2000万元

  1月25日下午4点10分,临港上海电气工厂内,50辆蓝色大巴鱼贯而出。这是上海电气员工班车,承载着逾两千人的上下班出行。

  27岁的奚洁静是其中的一位。3年前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上海电气做财务。对她而言,在这里上班“远是远了点,但还算方便”。小奚家在闵行,早上6点多起床,走几分钟便到了班车停靠点,一个多小时后能赶到工厂。

  上海电气临港基地目前有员工近2700人,85%的人乘班车上下班。不过,这50辆大巴的出行成本不低,工厂每年为此支付2000余万元。

  在上海电气同一条马路上,是外高桥造船海洋工程企业。28岁的王润东在这里工作了2年多。小王来自山西大同,与工友王浩住在位于泥城镇上的“临港产业佳园”7号楼。

  这是一栋高层宿舍楼,主要用于解决临港产业区工人的住宿。小王居住的楼房,每个房间约30平方米,两张床位,有卫生间。从窗口望去,一片开阔,不远处就是临港产业区,楼下有篮球场、晾衣台和体育活动室。小王先容,住在这里的企业员工有40余人,每人每月付房租100元,余下的由企业补贴。

  与上海电气一样,外高桥造船海洋工程企业也有员工2600人,房租补贴加上班车出行的费用,企业每年花在员工“住、行”上的费用,也高达几千万元。

  有了房子却不愿住

  出行费用高,但临港的房价并不高,目前滴水湖边上的商品房每平方米约为1.4万元。让员工住在临港,岂不省钱?可是,在临港产业区内,目前尚没有哪家企业愿为员工买房贴款。

  关键在于,员工买了房,能住下来吗?企业管理者们发现,无论是上海市区还是外省市的员工,就算有能力买房,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每天如候鸟般奔波在上下班途中,而不愿在滴水湖边买房住下来。

  外高桥造船海洋工程企业的杨永刚便是一例。小杨是乌鲁木齐人,住在外高桥工厂总部提供的宿舍内,每天上下班花费3个多小时。他考察过临港的“生存条件”,当他发现从工厂到滴水湖没有公交,附近也没有像样的餐饮娱乐等配套设施时,随即打消了“住在临港”的念头。

  与小杨不同的是,他的“上海人工友”马磊前几年便在临港宜浩家园买了房,可还是“住不下来”。他说,到了晚上7点,小区附近便“一片黑”,太冷清了,实在不习惯。“临港的房子,以后就当度假用吧”。如今,他依然每天清晨6点从普陀区的家里出发,赶第一班地铁、乘第一班班车去临港上班,晚上回家,已是7点多。

  “产城融合”先练好内功

  无论是上海转型发展的战略部署,还是从企业自身发展的空间来说,临港无疑是个好地方。

  目前,临港产业区已聚集了各类企业管理人员、工程技术人员、技术工人3.5万余名。临港制造,正成为推动上海高端、极端制造走向世界的品牌。临港产业区已初步建成新能源装备、汽车整车及零部件、大型船用关键件、海洋工程装备、大型工程机械、民用航空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领域的研制基地。

  上海电气临港重型机械装备有限企业总经理郑锦荣说,企业看中临港,一是靠海,运输方便;二是生产供应链完善,配套成本降低;三是对于传统工业,临港地区有良好的发展空间。

  可是,郑锦荣也像工人们一样,天天开车从市区赶来,而没有考虑在临港住下来。

  留住了企业,为何留不住人?

  上海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党组书记、金莎手机版登录副区长朱嘉骏说,解决产城融合问题,面临三大挑战,一是临港远离上海市中心城区;二是临港在滩涂上造城,没有老城区做依托;三是区域面积达315平方公里,大区域开发,配套设施投资巨大,不可能一蹴而就。

  “大家将努力练好内功,为留人做准备。”朱嘉骏先容,100万平方米配售给产业区人才等群体的限价房,今年春节前后有一部分房源进入配售阶段;今后,引进人才可以按照本市有关规定和临港地区引进人才优惠政策,办理《上海市居住证》或者户籍;在生活配套上,将引进商业设施,建造学问体育广场……一系列“筑巢引凤”的动作,正在悄悄进行。

  1月25日晚7点多,泥城镇鸿音路。营业面积8500平方米、15日开业的的大润发超市内人头攒动,灯光如昼。王润东从“临港产业佳园”出发,步行10几分钟就能赶到。他相信,在临港上班的生活,会一点点滋润起来,总有一天,工友们会喜欢这里。

分享到: 新浪微博 Tencent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豆瓣
来源:浦东时报     编辑:潘永军 陈智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